游久网玩者之心,游久传承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分析

增量挖掘、风险规避、内容挖掘…2017决定直播未来的三驾马车

2017-3-22 15:21:37 作者:凌青 来源:游久网原创

[导读]..

  曾有人感叹过中国创业者惊人的爆发力,每逢风口乍现,总会有大群创业者前仆后继。O2O如此,移动应用如此,移动游戏如此,直播平台也是如此。但风口也总是适时的戛然而止,有人成为了高飞的天鹅继续翱翔,但更多的人则变为羽翼未丰的丑小鸭迅速的坠落。


  下面这张图曾活跃于许多新闻页中。而类似的图不止一次的出现过,曾经的团购,现在的共享单车都「有幸」被制成这样的图片以彰显行业的热度。这当然能直观的反映出直播市场所被外界看好,但也更直观的勾勒出一张大饼十个饿汉吃的画面。


  当下的直播行业,竞争已经呈现出多极化,已有成熟用户群体的直播平台希望尽快进入到寡头争雄的阶段。

  如今,YY、映客、花椒等专攻于秀场;斗鱼、熊猫、虎牙、全民等把持着游戏直播的份额;淘宝大举杀向电商直播;人民直播依托着强大背后资源另辟蹊径的发足于新闻直播;一直播依靠着微博的社交属性在社交直播领域独占鳌头。

  在2016年,有超过30家直播平台得到融资,我们挑选几家来看看融资情况:


  斗鱼无疑是去年最受人瞩目的直播平台,它很好的保持住了先发优势,也赢得了资本的青睐,拥有了打持久战的底气。其余的直播平台也不同程度的补充了弹药箱,是以,当斗鱼CEO极有底气的喊出「All in」之时,无人为之胆怯,在资本坚实的支持下,流血的战场反而激发起他们的狼性。

  但是,除了资本之外,今年的直播平台至少还需要面对三大待解决的问题,即:主播关系与内容生产;政策与负面舆论;增量市场的挖掘。

  增量市场:二三线城镇的火拼

  在2017年,对于直播平台而言,三四五线城市仍旧存在大量待挖掘的市场。而依托于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相对偏远的地区也得到了在网上冲浪的权利,并且直接的成为了直播的潜在用户。

  去年9月,易观《视频直播用户的研究报告》显示,半数以上的直播用户集中于一二线城市,其中游戏直播和全民直播的用户在一、二线城市占比超过60%;省会城市用户更加偏爱游戏直播,县级用户更偏好电视/赛事直播,乡镇农村用户对直播则相对缺乏了解。

  市场饱和的可怕在于,它会让资本失去丰富的想象力,从而拉低期望值。当直播平台在一二线城市难以更进一步时,三四五线城市甚至是农村无疑成为了有价值的开拓地。

  某种方面来说,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天生就是互联网的原教旨信徒,他们并不会吝惜自己的好奇心去拒绝尝试新事物。当直播的风刮起后,一二线城市的用户迅速的接受了这种新形态的娱乐方式。相反而言,三四五城市的用户则对新事物更为钝感。

  去年底,快手这个短视频APP以黑马的姿势刮起一阵旋风。在媒体频繁的报道着小咖秀、美拍之时,快手拥有3亿用户,日活3000万,估值十亿美金等数字让无数人为之惊叹。而快手就是从三四线城市开始发迹。

  三四线城市的用户撑起了十亿美金市值的快手。避开主战场的竞争,往往会获得喜出望外的收获。比如六间房。


这类城乡结合部画风的直播在媒体视野外占领三四线城镇市场

  这家少见于媒体报道的老牌秀场直播平台在三四线城市拥有着不菲的拥趸。在其他直播平台纷纷砸重金收买头部主播时,他们想的却是竭力的避免一二线直播文化的渗透。最直观的就是房间的界面极为花哨,但却深得用户喜爱。

  正如有人钟情于北京后海的文艺气息,有人更喜欢三里屯的热闹。无论前者如何的被文艺青年所称道,也无法阻挡许多群体迈向后者的步伐。

  曾有从业者预言,直播平台有可能出现上百家同存的局面。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主播的流动性与细分市场放大足以容纳百家平台。只是,撇开那些薅羊毛党的存在,大部分直播平台都很难直接从用户身上受益。盈利问题在如今已成为直播平台的一大头疼点,主播签约费、宽带、内容自查等等,样样都如千斤在肩。

  那么,谁能成为少数的几个寡头呢?只能是那些善于打持久战者。VC时常会给创业者两种截然不同的建议,一个是快速的烧钱抢占市场,另一个是稳定现金流活下来最重要。前者适用于蓝海市场,后者适用于红海胶着战。而如今的直播显然是处于胶着战之中。

  擅打持久战者,或许就能够拥有更多成为寡头的机会。

  烫手的主播 内容的僵局

  主播永远是稀缺的。在全民主播时代,抛出「主播稀缺」这个词并不太容易能让人理解,因为任何一个人都有成为主播的可能。事实也的确如此,几乎零门槛的设定让智商为正数的人都能让自己的形象出现在直播平台。这也让直播平台拥有庞大的人口红利来创造内容。

  在曾经的斗鱼上,涌现出直播吃饭睡觉都能引发围观群众热议的奇葩案例。这种实际意义上并不具备观赏性的产物在直播形态诞生的初期能够以猎奇性短暂的吸引相当之多的用户。人们愿意在新事物上将好奇心消费在无聊上,只是一旦新变为旧,好奇心变为平常心,无意义的内容则会立马被打入冷宫。

  比方到现在,如果不是绝代佳人直播睡觉,鲜有人愿意在其直播主页上停留超过五秒。故而,全民主播的说法固然不错,但剔除那些一时兴起以及乏人问津的无聊内容,你会发现全民主播只是一个美好的概念。

  可以这么说,直播是一个比微博更加看中头部内容的地方,它在赋予大众主播低门槛进入的同时,也赋予了沉重的内容负担。无法持续性的输出内容者,很有可能遭到用脚投票的用户所抛弃。这也就逼迫着大量主播要进行长时间的内容输出,少则每日两小时,多则每日十小时。

  所以,主播渐渐成为一种职业而非是空闲时间的兼职消遣。这也就注定了优质直播的稀缺性,且在大量直播平台仍旧处于诸侯混战的阶段,主播的数量与质量就能代表着一家平台拥有多少的深度,内容之战在直播平台暗中的生起。

  然而,职业主播在当下开始有规模的被经纪公司与公会所把握。据从业人士透露,许多主播在当下像物品一样被卖来卖去,并且被层层盘剥,她们成为了吸金的筹码,走马观花的穿插于各个直播平台之间。直播平台为了对抗这一行为,也以限制提现额度等方式来试图「留住」主播。而一些中小直播平台为了找寻主播资源,开始将目光瞄向校园,譬如许多校园活动都是在变相的在找主播。

  另一面,头部主播正在逐步的将自身IP化,在拥有大量拥趸之后,部分头部主播拥有了与平台议价的强大底气。

  今年1月,UZI从全民跳槽到虎牙,继而引发大量玩家的不解。

  去年6月,斗鱼炉石主播安德罗妮和妻子板娘蒙太奇跳槽到虎牙直播,据说虎牙两人开出的酬劳是三年一亿。

  2015年底,小智因为宣布在全民TV以及熊猫一同开直播而引发大量的关注。

  在更早的时间,斗鱼甚至发生过主播集体跳槽时间,从而让直播平台上演着此消彼长的戏码。

  颇有意思的是,斗鱼俨然成为了直播界的黄埔军校,不断的向外输出优质主播。这种带有釜底抽薪性质的抢主播大战到现在依旧十分流行,在加强自身内容强度与吸引新粉丝的同时也削弱了对手。只是,这种抢人直接的将主播的身价推到了向传统娱乐行业看齐的高度,一如洛阳纸贵。

  价格战在任何竞争领域都是无法避开的一大交火点,纵然没有人喜欢这种竞争方式,但却不得不因为对手的存在而奉陪到底。有人将电竞选手、主播、房地产销售、自媒体等列为近几年大面积逆袭的几大群体。这种带有调侃性的说法虽有以偏概全之嫌,却也直观的反映出以上职业在近几年的风头着手让人艳羡。恰如无心之柳遇春成荫。

  在这种局势下,也有许多直播平台开始尝试推出PGC内容,试图强调平台本身内容上的造血机制,尽量的降低主播波动而造成内容上的影响。譬如熊猫直播推出的小葱秀,因为有王思聪本人的大V效应,一经推出即拥有大批拥趸。

  用户的口味往往会随着产业的推进而产生极大的变化,就像是一只永远喂不饱的雏鸟,你必须时刻满足嗷嗷待哺的需求。

  政策与负面之殇

  政策的出击,往往带着干预的性质让人叫苦不迭。尤其是行业发展的初期,野蛮的激进者已习惯于游走在政策的真空地带以寻求最快的增长速度。

  2016年7月,文发布发布《文化部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

  2016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相关规定,要求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机构依法开展直播服务。

  2016年11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

  2016年12月,文化部发布《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

  这几则通知带来的结果是,直播行业从平台到主播内容有了明显的雷区地带。而这些政策的背后则是直播行业在发展阶段所产生的一系列负面所引发的。近来有新闻报道称,近半年来直播打赏纠纷金额达890余万,其中有大量未成年人。

  再将时间线往前拉,2016年1月,斗鱼直播竟有主播直播造人运动。类似的内容在直播平台中屡见不鲜,这不由让人想起曾经的猫扑社区,每至午夜,那些挑战管理员的用户纷纷自发的跳出,兴奋的发布「挑战管理员」的内容,随后在万众的目送下被管理员拉至小黑屋。

  这种带有挑衅式的行为早已成为互联网的一大痼疾,亦成为搏出位的一大手段。而媒体也素来有放大镜的作用,总能将低俗内容成倍的放大。譬如曾经的斗鱼三骚,已然成为了国内直播产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著名的标识。

  互联网的传播与三人成虎性正无限的将内容多次改造。而愈演愈烈往往会迎来引火烧身的结果,故而斗鱼曾下达严厉的主播规范试图用规则与强权按压负面内容的滋生。据钛媒体之前的报道,映客每年花在内容自查上的费用高达一亿元。

  只是,不良内容从来都是能减少而无法消灭,每至午夜,也总会有主播蠢蠢欲动的试图挑战规则。

  更为让人心惊的是,有些隐蔽的小直播平台正反其道而行的大肆利用这些内容吸金。这些平台往往只会存在一个星期,在前两天完全开放尺度,等到用户上钩之后迅速的设置付费观看功能。一旦投诉增多,用户过多的涌入之后,迅速的关闭平台,并且换个皮继续堂而皇之的重复之前的动作。

  这种游击战与地道战的组合战术让监管部门颇为头疼,荷尔蒙经济所产生的强大传播性能让一个籍籍无名的新平台在极短的时间内拥有大量的用户。而有相当之多本就从事情色交易的女性也在与时俱进的紧跟直播,她们不仅将直播平台视为吸金的场所,更是通过平台导量,将用户拉进自己的QQ或者微信群中,形成更为封闭独立的色情蜂巢。

  眼光普照必生阴影,阴影所在腐草化萤。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Esther】

查看的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