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热点游戏资讯

这个《逆水寒》玩家不练武功专跟兔子过不去

2020-11-13 11:01:54文章来源:网络

{{userName}}lv{{userLevel}}

评论

评论

收藏

收藏
关注游久电竞
关注游久网

  某一天,网易旗舰古风网游《逆水寒》浮光浅夏服务器的姜贞羽(游戏ID)看着桌边白白的糕点,不由想起了庄园里的兔子。

  “45分钟了,差不多该剪毛了。”

  作为一个今年刚刚踏入会呼吸江湖的玩家,姜贞羽的江湖不全是快意恩仇。相反,他把神奇的作息献给了江湖里一个毫不起眼的动物——庄园兔子。

  45分钟,宛如一个嵌入本能反应的闹铃,催促姜贞羽时不时回到庄园,给兔子剪毛。

  押镖得控制在45分钟以内,因为要剪毛。

  下棋只拿速战速决的阵容,因为要剪毛。

  试剑向来只打1局,从不顺开第二局,因为要剪毛。

  唯一能为剪毛让路的活动,只有帮战、周本。

  “哎,只能让兔子多活一会了。”

  据不准确统计,进入江湖短短两个月内,姜贞羽共薅了3万多兔毛。

  他为何唯独对这些兔子过不去,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今天和小寒一起走进玩家姜贞羽的“田园江湖”。

  以下是玩家姜贞羽的自述版本:

  我是姜贞羽(我是男的!!!),是医科大学的学生。《逆水寒》二周年新版本的时候在同学的安利下,我一同进入浮光浅夏服务器。

  作为一名新玩家,我基本什么玩法都会去玩一点,庄园种地也是其中之一。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剪兔毛。在学校,我们经常被要求解剖兔子解剖着解剖着,我就和兔子们产生了怪异羁绊,一看到会呼吸的江湖也有兔子,忍不住就会“重点照顾”它一些。

  当然一开始,我不也不是这么“丧心病狂”,一到点就屁颠颠跑去收割一波,基本属于随缘剪兔毛。直到进入江湖7-8天后,我发现仓库里囤积了大量农作物。

  看着这些农作物,我突然灵光一闪。你说,如果让一页仓库都摆满兔毛是怎么样的体验?

  这个实现起来会有多难呢?我简单做了一个算数题,一个格子能放999个兔毛,仓库是85个格子,要摆满一页仓库,需要收集8万5千兔毛。

  兔子是每45分钟成熟一次,每次只成熟4只,这么看来要摆满整个仓库,哪怕在线时间长,稳定去收,至少也得花上半年。

  放在很多玩家身上,估计他们直接“知难而退”了。但在我这,意义有点不一样,假如办成了,我将拥有两个“别致称号”:白天解剖兔子最多的玩家、晚上服务器拥有兔毛最多的玩家,想想就有些小兴奋。

  其实医科学生都有一些 “强迫症”,为了实现这个小目标。我在早上9点到晚上22点之间,每隔45分钟就设置一个闹钟,只为定时上线收兔毛。

  我自己也没想到,一个看似戏谑、随意的决定,彻底改变了我的江湖人生。

  为了收兔毛,一般的江湖活动,我都会控制在45分钟以内,比如吃鸡最多不过2把,试剑只打一把,绝不马上开第二局,最终形成了一个45分钟的江湖生物钟。

  这用我们医学是能解释的,如果我们连续21天做同一件事情,那么到了第22天,我们的肌肉会自动形成记忆,而这个45分钟周期,也恰如肌肉记忆。深深刻在了我的《逆水寒》行为烙印里。

  有时候我也会怀疑,自己是否本末倒置。你看,别人的江湖也没那么强迫症啊,但是当我打开仓库,看着整整齐齐摆放着的兔毛。害,还说啥呢,继续加油!打工人!

  其实我算过,如果我每天都不缺席,坚持稳定收割,一个半月就能完成目标。但是有段时间

  我让兔子稍微解脱了一些,因为和它“争宠”的替代品出现了,那就是——甘薯。

  当时,会呼吸的江湖更新了生活技能。作为一个啥都玩的玩家,我第一时间尝鲜了这个玩法

  踌躇再三,我选择了“农业”。农业的最初阶段是挖甘薯,而甘薯最早是要去连云寨挖的。

  我们帮有敌对势力,他们可不管你在连云寨,是押镖、是谈情说爱还是单单来挖番薯。就这样10分钟后,农民小姜顺利进入心魔。

  这一刻我震惊了,天呐,居然还能这样!边种植,还要边防着敌对帮进犯,简直是双倍的快乐!

  从此我开始了连云寨的游击生涯。我一度幻想这些人来打击我就是为了抢我的甘薯。一想到这里,我的保护欲望就更强烈,头可断,血可流,小姜的甘薯不可丢。为了挖这个东西,我在连云寨被敌对干死了无数次,帮内朋友送我称号“甘薯王”。

  在甘薯和兔毛的双重快乐加持下,我的江湖旅途翻过了2个月。

  2个月内,我成功集满了足够的兔毛,甘薯的数量也达到了上万。当我和朋友汇报战绩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知道我在做这个事,但是都没想到,我真的坚持了下来。

  完成兔毛目标当晚,我鼓起勇气去吃了一次麻辣兔头,以示庆祝,别说还真好吃!!

  (兔子:呜呜呜,为啥受伤的总是我)

  之后的我也开始利用这些兔毛,尝试一些更有意思的玩法,比如垄断区内兔毛贸易,如今庙会2/3的兔毛都是我的小店提供的。害,都是弟弟!

  虽然后续打本的时候,看到我急匆匆又去收兔毛,很多朋友会来“嘲讽”我,说我好无聊。总在江湖里做着一些无厘头的事情,但是每次他们在聊天的时候,依旧会用非常自豪的语气介绍我:“你看看姜贞羽,兔毛拥有者”、’“甘薯大师,用生命去采集的男人”。

  每每听到他们的大呼小叫,我都会会心一笑。这些善意起哄无一不在告诉我,虽然他们不会去做,但是他们依旧觉得我很酷,为我能完成这样的事情骄傲。

  而对我而言,游戏本身就是玩自己所想,大侠有大侠的玩法,而我这种略带中二的玩家

  也能有中二的玩法,我觉得好玩就好了。

  我想这也是《逆水寒》带给我的意义,纯粹的快乐还带着点小小励志,很多人眼里没法完成的成就,被我一步步实现。

  每当学业受挫时,我都会进《逆水寒》看着仓库里满满当当的存货,让我坚信,江湖里没有什么不可能,学业如此,工作也如此。

  听完姜贞羽的故事,小编有些莫名感慨,大家玩游戏都是为了啥?有些人是为了弥补现实的缺失,有些人却是纯粹地热爱。

  他们想在另一个次元用自己的方式愉快地活着,哪怕是有些中二,哪怕不太别人理解,但他们活得很开心。

  坚持地做自己想做而别人不理解的事情,姜贞羽是普通的《逆水寒》玩家,却给其他玩家留下了非常特别的回忆。

  或许他们才是在按自己的规则玩游戏,而不是按游戏的规则玩游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