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八卦娱乐

《黑客帝国》成为现实 最赛博朋克的商人让未来遍地都是钢铁侠

2020
09/03
17:33

文章来源

本站原创

责任编辑

坤坤

评论

评论
关注游久电竞
关注游久网

  意念控制,记忆读取,脑内芯片,说到这些科幻到魔幻的关键词,总让人感觉摸不到头脑,虽然在文学和艺术作品中,这类元素已经烂了大街,但直到最近,世界知名朋克创业者,科技圈最会赚钱的老板,创业圈最皮的社交之花,特斯拉B格搭建者,埃隆·马斯克,在Neuralink总部展示了脑机接口的最新研究成果。

  1.png

  当然目前我们从发布会也只能看出来Neuralink的技术对被植入脑机的猪没什么健康上的影响,另外就是目前的技术只能够将猪的运动信号和脑波转换成有一定节奏的噪音和波点,我们很难通过这些去了解猪的想法,而且目前也存在着尚未可知的安全问题。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对于未来脑机技术普及产生的幻想。

  2.png

  最赛博朋克的一点就是关于记忆的修改和上传,马斯克透露过脑机接口以后可以应用在记忆上传,记忆修改和记忆转嫁上,可以通过云端下载一个人的记忆放在另一具身体或者机器中。有内味儿了吧?

  3.png

  咱顺着这条线往后想,有一天我们装上这个脑机,我们可以随意修改自己的记忆,说不定可以大幅度减少学习的时间,公式,文章,诗词,理论都能直接一股脑塞进来,以后学校上课都是早上半天躺在教室一人头边儿垫个记忆枕,知识呼啦呼啦地往脑子里涌,下午直接开始实践,做项目做实验,没事儿拉个歪果仁练练口语,这么一想好像还真不错。比为了考试死记硬背,为了分数放弃实践舒服太多了。但另一方面记忆的修改也可能带来社会伦理上的悖论。

  4.png

  记忆重塑和记忆转嫁比起单纯的记忆灌输要复杂得多,人是情感丰富的物种,就像金·凯瑞主演的《暖暖内含光》一样,当记忆可以被删除,带给人的不只有解脱,可能有痛苦,可能有迷失。被篡改的记忆还有没有意义,被转嫁的记忆到底属于谁,这都是从伦理角度上很难界定的,所以从这件事上也反映了科技哲学的重要性,就像当时的克隆技术,如果不加以限制,未来克隆人遍地走,甚至身份混乱等问题势必会造成社会混乱,所以全世界都在抵制克隆人这项技术,仅支持在医学等方面的发展。记忆也一样,如果像开发团队预计的,记忆转嫁和修改可以成为一项成熟的技术,记忆和学术成果的盗取;篡改记忆牟取利益;像大蛇丸一样的无限转生,都可能会催生更庞大的利益链和黑色产业。

  5.png

  按照马斯克之前的采访,一旦Neuralink的脑机上线,第一个开放全面管理权限的一定是特斯拉的各个车型和产品...到时候一个念头,车都自己开到楼下等你,车内温度,行驶路线 都不用操心。听起来很美好啊,生活里充满了科技元素,但实际上这个脑机项目很早之前就有人在研究上已经取得了突破。

  6.png

  操控无人机,操控机械臂等一些实验也已经进行了多次,但存在的问题就是精细度和延迟,因为目前的设备并不会植入身体,而是套在头上收集脑波,脑波会受到很多其他磁场的影响,设备接受起来就很难,越细致的工作信号越复杂,处理起来的误差就越来越大,另外就是操作的延迟很大,因为脑波被接受到之后还要经过外置机器的转换处理再发出到目标上,就跟裸连打吃鸡一样,当然这个流程只适用于目前的传统脑机项目,并不像马斯克这次直接就植入进身体,跟《黑客帝国》的设定比较相似。

  7.png

  《黑客帝国》里的诸多角色在脖子后面都有一个接口可以直接连接其他设备,信号直接作用于神经,好处就是延迟低,毕竟人的神经信号传递速度可比网络传输可快太多了。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排异反应,这就是材料研究的问题了,按马斯克的说法,已经研究出了新一代材料,排异反应很小,比如那只被做实验的猪,该吃吃该喝喝。然而我们并没有办法确定人对于植入物的排异反应有多大,人体实验永远伴随着伦理道德的约束。单从目前的成果来看,这项技术刚刚起步,就像我们小时刚开始背拼音表,时不时就会有新发现,真正的成果还是要我们拭目以待。

  8.png

  总而言之啊,脑机接口是对于未来科技的探索,马斯克老朋克了,之前也没人会想到民用火箭和回收能被他攻克,只是随着技术的进步,正当行业欣欣向荣的背后也有黑色行业在蠢蠢欲动,就像我们用AI+AR技术还原了迈克尔·杰克逊,让这位伟大的流行之王可以再次出现在舞台上,但背后也有少数不法分子用同样的技术去制造舆论,抹黑公众人物。

  9.png

  从积极角度看,脑机接口可以让生活更加便利,让人与环境的交互更加紧密,降低部分学习和工作的时间成本,大幅提升生产生活的效率。从消极角度看,脑机接口会让一个人完全没有隐私可言,而且会诱发更多的潜在隐患。就像之前说的,随着技术的进步,科技哲学的进步就更必要了,事物发展永远是双面的,技术发展永远需要道德上的约束,野蛮生长的背后很可能就是灭亡,关于马斯克和他的脑机接口,你有什么样的看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