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闻频道 >> 手机游戏

新型外挂层出不穷,《王者荣耀》再开反击风暴,效果拔群?

2021-01-08 15:28:37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userName}}lv{{userLevel}}

评论

评论

收藏

收藏
关注游久电竞
关注游久网

  2020年末,元旦前夕,《王者荣耀》的玩家们收到了一份特别的新年礼物,嘉兴市海盐县公安局网警大队打掉了名为“神手”的《王者荣耀》外挂程序制售团伙,给非法外挂制作销售者再次敲响了警钟。


src=http___i0.hdslb.com_bfs_article_1b7154ffaa82b66ef84d3452d19e8bd81fe0755c.jpg&refer=http___i0.hdslb.jpg


  但《王者荣耀》的外挂会因此一案销声匿迹吗?显然不会,这并非是首次破获《王者荣耀》外挂案,可以预计的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这种影响游戏公平竞技的作弊手段还会存在,并频繁出现在玩家视野中。为什么能得出这个结论,这与外挂本身的发展有很大的联系,我们首先需要了解最主要的作弊手段——外挂产生的原因。

  2000年以前,国内游戏市场以单机游戏为主,玩家购买单机游戏后即拥有游戏使用权,游戏过程中是否使用第三方软件都由玩家自己决定。

  “金山游侠”这个程序的名字很多单机时代的玩家都不陌生,它能够通过寻找游戏数值对应的代码,修改经验值或者金钱等游戏数据。单机游戏使用它并不会对其他玩家的游戏体验造成影响,也不会影响游戏开发发行商的利润,所以“金山游侠”当时传播的很广。现在来看,“金山游侠”已经可以说是一款专业的外挂。

  通过“金山游侠”的功能,我们会发现,外挂本质就是通过修改游戏程序来减少玩家的时间消耗的第三方程序。这个在单机游戏世界中和平存在的事物,遇到网络游戏之后,突然显露出它巨大的破坏力。

  2001年《传奇》公测,在电脑还没有普及、宣发推广流程不成熟的条件下,不到10天在线人数超过1万人,《传奇》这款游戏打开了国内网游市场的大门,网游自此崛起,而外挂也就由此开始井喷出现。

  2001年《传奇》公测

  加速是外挂早期的形式,对引入国内的MMO游戏来说,外挂通过加速可以获取到比正常玩家更多的游戏资源,这些外挂大量出现在游戏中后,就会变相降低爆率、破坏游戏内的经济系统。正常玩家,玩家付出了时间但却没有获得正常的收益,逐渐失去玩下去的动力,纷纷逃离,那这款网游的寿命也就到头了,这部分的影响过程较长,没有那么直观。

  而外挂对网游中竞技部分的影响更明显,2004年刚在国内运营没多久的《魔兽世界》就出现过外挂加速角色移动严重影响玩家PK体验的情况,险些没迎来周年庆。

  《魔兽世界》战场夺旗

  游戏中竞技元素越多,外挂产生的影响就越大。因为竞技游戏的核心就是四个字——公平竞技,一旦被打破就毫无游戏性可言。

  比如竞技性很强的FPS游戏《反恐精英(CS)》,玩家完全依靠枪法手感和战术意识进行比拼。而透视等外挂的出现导致了玩家获取信息的不对等,破坏了竞技的公平性。有时我们能看到职业选手“弑神”,但毕竟不是人人都有那么好的技术。

  《反恐精英(CS)》的透视自瞄外挂

  还有MOBA游戏的前身《DOTA》,也被刷钱、全视野外挂入侵过,资源和信息的不对等破坏了游戏的竞技公平。

  《DOTA》刷钱外挂“裤裆掏钱”

  同时期游戏中类似的情况不仅影响了正常玩家的游戏体验,对游戏寿命的影响更直接关系到开发者运营者的收益,外挂的概念也逐渐确立,它也成为网络游戏的头号敌人,像影子一样随着网游一起发展。

  如今的外挂已经品牌化形成产业链,从制作到销售,甚至还有售后服务。使用上更简单,功能上更有针对性。就拿开始提到的《王者荣耀》外挂“神手”来说,它可以让视野外的对手角色一直暴露位置,外挂使用者站在上帝视角能够获取更多信息提前做出决策,大大影响了游戏双方对抗的公平性。

  正常游戏截图,左上角小地图看不到视野范围外的对方玩家

  使用外挂的游戏截图,能看到小地图上出现了视野范围外对方玩家的位置

  《王者荣耀》外挂如此之多,和游戏自身的体量也有很大程度的关系。2015年腾讯游戏天美工作室开发的这款MOBA手游开始运营,到2017年5月,不到两年时间,《王者荣耀》用户规模就达到2.01亿人,日活跃用户平均为5412.8万人,而2020年日活跃用户平均为1亿人,再次创造了手游日活跃用户数的纪录。

  再加上《王者荣耀》本身是款纯竞技手游,比拼的是玩家间的操作和意识,自己操作水平不足又不想花时间练习的玩家,就会求助于外挂等作弊手段。《王者荣耀》活跃玩家基数太大,所以对作弊手段有需求的玩家也比一般向网游更多,外挂开发者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大的一个市场,为了满足这些玩家的需求不断的进行开发和更新。

  有人会说“《王者荣耀》外挂这么多,主要是腾讯不作为”又或是“处罚力度太轻了,应该永久封号”。那面对这些层出不穷的外挂软件,游戏运营真的就不作为吗?

  上文也提到了,作为网络游戏的开发、运营者,对于外挂一直是严厉打击的态度。和大多数网游运营团队一样,《王者荣耀》运营团队几乎每周都会发布公告,公布部分对外挂使用者账号的处罚明细。这一套针对外挂使用者的做法,是早期国内网游代理商发现,通过报警+奖励群众举报外挂制作者并不能彻底打击外挂,之后总结形成的经验。虽然不能杜绝外挂,但能将外挂数量控制在一个较低的水平,确保大部分玩家在多数情况下都不会遇到外挂。

  至于处罚力度的标准,玩家往往更严格希望能彻底封禁使用外挂的账号,但是这些使用外挂的账号,更多情况下是被盗用的账号,或是以极低的成本注册、购买的新账号,永久封号一刀切的话对外挂并不会起到打击作用,还可能误伤无辜,增加客服处理申诉的时间。部分玩家被误封后,态度会产生180度的转变,认为应该给他们第二次机会。

  所以游戏运营一般会寻找一个处罚的平衡点,使用第三方软件常见的处罚方式是封禁1-3年,严重的永久封禁,可提交证据申诉解封,《王者荣耀》官方也表示会继续强化对破坏游戏环境行为的惩罚。

  从近几年游戏运营对外挂的应对方式上看,并没有新的套路出现,主要方式有四种:

  ①玩家自发举报

  ②反作弊系统自动检测

  ③公示处罚名单进行宣传引导

  ④联合警方打击开发销售者

  “将外挂功能做成游戏内容”等方式并不适用于网络游戏,所以未列入。

  这四种方式,尤其是随着第四种方式的力度不断加大,对外挂制作者的影响也会更大,可能有希望重创外挂制作销售这个灰色领域。没有使用肯定句的原因,就是目前除了外挂软件,又多出了“物理外挂”这一概念。

  原本的“物理外挂”是个别玩家突发奇想,使用物理形式,比如在电脑显示器前放置放大镜、在显示器中心画十字等方法,方便自观察瞄准。

  绝地求生》开镜后用放大镜再放大

  之后技术宅们又制作出了像音游演奏器之类的许多辅助工具。

  玩家自制《love live》手游演奏器

  一般人看完这些消息会惊讶于这些玩家的奇思妙想,而外挂制作者会看到暗藏的“商机”,将这些物理外挂批量制作,并在网上售卖盈利。在某电商平台上很容易就能搜索到相关商品。一套物理外挂根据套餐提供内容不同,十几块到一两百元不等。比较常见的就是专门为吃鸡类手游制作的连点按键。

  这些物理外挂大行其道的原因,就是游戏运营商难以检测玩家是否使用,没有办法做到去监控每一名玩家,就算使用技术手段对玩家电脑手机进行监控,也会产生法律和道德上的问题。所以,游戏运营大部分时间只能苦口婆心的劝玩家自觉抵制,这种无奈的方法自然收效甚微。

  那么,剩下的小部分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呢?厂商已经注意到这些物理外挂,也开展了行动。比如2020年9月,腾讯就促成了首个游戏公司起诉外设厂商获得胜诉的案例。上海飞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为腾讯手游《和平精英》开发了一款“蜂刺”产品,该产品采用电容隔空映射技术和长按连点模式,是一款为手游《和平精英》打造的按键。玩家只需要按住扳机键,“蜂刺”就可以模拟出人体电场的作用效果,产生手机反应所需的高频信号,做到自动以8次/秒的高频率连续点击屏幕的效果。

  “蜂刺”停产后在市场上销售的“影刺”

  对此腾讯《和平精英》指出,“蜂刺”等连点器极大危害《和平精英》的公平竞技环境,给玩家造成了负面的游戏体验。腾讯据此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裁定支持禁售妨碍游戏公平竞技体验的带有连点功能的涉案手游案件设备。

  截取自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对本案做出的民事裁定书

  但是,我们会发现公布的民事裁定书中,法院只是判令物理外挂生产厂商停止侵权、下架停售,由此可见法院认为在相关法律尚不明确的情况下,物理外挂只能算一种不正当竞争手段。受损企业腾讯向法院申请停止不正当企业销售,但法院目前比较难进行更严厉的处罚(罚款、判刑等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

  因此法院只能依照腾讯(被侵权方)申请做出禁令裁定。不过,法院虽然不能直接对行为方(指本案中的飞智电子科技公司)所做出的行为本身做出惩罚,但行为方如果违反已经生效的法庭禁令,法院仍可以针对其违反禁令的行为进行打击(那时罚款、赔偿损失、甚至拘留或者刑事责任就可能被引入适用)。

  也就是说,制作销售外挂软件是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5年以下徒刑)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5年以下徒刑)也可能构成侵犯著作权罪(3—7年徒刑)。而上述罪名只针对游戏程序进行修改的软件外挂进行打击。刑法上对于物理外挂的处罚情况尚不明确,只能依据民法,对物理外挂制造商处以停售、罚款和承担赔偿等责任。

  所以,因为现在物理外挂定义的不明确,在法律上它仍处于灰色地带,如果要从法律层面对物理外挂进行打击,还需要等待法律进一步完善。

  就现阶段来看,外挂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将会继续存在,外挂形式也会不断进化,有需求就有市场,市场能带来利润,利润会驱使更多外挂制作者出现。这种情况,可以套用保护野生动物的宣传语“没有买卖就没有外挂”,玩家没有需求,自然也就没有外挂了。

  所以,关键还是在我们广大的玩家。与外挂的斗争,不只是游戏运营的斗争,也是玩家们自己的斗争。相信有一天,外挂终会以某种形式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