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你我的记忆匣:当年疯狂的游戏据点

记得自己当年为了去那环境恶劣的游戏厅而绝食攒钱吗?还记得当年傻乎乎的站在旁边看别人激动的玩拳皇玩街霸而被家长直接揪出去吗?还记得当年常常借口去同学家“学习”,其实只是疯狂迷恋那个叫魂斗罗的游戏吗?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去包机厅玩PS,一小时5块的费用也让自己饿了很多顿早饭?还记得第一次去电脑厅玩了什么?烟雾缭绕的黑网吧,满身刺青的小混混,密不透风的居民楼,十几台电脑共用一根网线,在聊天室内大声喧哗...我们的游戏场所已经在我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随着年龄而改变了,当年那些令我们疯狂的地方却时不时的会跳出记忆的匣子,也许黑、乱、脏在如今成为了它们的代名词,但我们都知道那些地方曾留下过我们最纯真的童年,一辈子最珍贵的记忆。

回顾跟随时间的主线,打开你的记忆匣

“那一年,任天堂在中国成了小霸王,其乐无穷”
 

小时候妈妈带着去买逛百货商场,我一般会自己留在玩具区看玩具,妈妈买完东西会来找我,有一次看到卖着一种白色的机器插上一个黄色的卡,可以接电视有动画片的小人打来打去,瞬间超越了各种机器人和汽车在我心目中高度。那种东西叫任天堂红白机(FC),400元主机+150元一盘卡的价格使妈妈强行把我拉出了商场。为了得到他,我答应妈妈今年期末考试一定考双百分。那一年暑假我得到了人生中第一台游戏机,但他并不是任天堂,开机时候会叫一下“小霸王其乐无穷啊”,还有一盘500和1的卡,但我从头试到尾发现总共连8个游戏都不到,各种重复。虽然当时我不知道什么叫坑爹,也不知道什么叫盗版,但从此我和盗版与山寨结下了不解之缘。随后我的小学就伴随着马里奥、魂斗罗、俄罗斯方块、沙罗曼蛇、赤色要塞、双截龙、洛克人、绿色兵团……这些我当时都不知道是什么公司开发的游戏渡过了。

目前共loading人参与

这个时代我们常玩的游戏

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红白机,只知道那叫小霸王游戏机,游戏叫《魂斗罗》。我们那块只有街道上的一家音像店有,两块钱一小时。好几个伙伴凑钱去玩,老板是掐着秒表算时间,因为后面还排了好多人,以至于后来还要拉关系才能玩的上。后来爸爸为了让我学习打字,给我买了一个带键盘的小霸王学习机,那一段时间我晚上连续睡不着觉。因为学习机只有打字根的卡带,而没游戏带。所以我和同学去街道跟老板商量租他的卡带,最后达成协议租一天5块钱,就这样带着学习机跑到哥们家里打着学习的幌子玩游戏。

帽子加背带工作服、大鼻子和胡子等特征,离英雄的形象相差甚远。再加上少许肥胖的身材,稍不留神可能就会当成在便利店打工的中年大叔,这就是《超级玛丽》。《超级玛丽》全名《超级马里奥兄弟》,是任天堂公司出品的著名横版过关游戏,全部一共64个关卡。马力是FC早期的游戏,接受它的正是那些80年代出生长大的孩子们。马力的操作感很强,它很真实的表现了现实世界中的惯性,你跑的太快的话会因为刹不住车而跌落悬崖,于是重来一次吧。现在还有种流行活动——Hackroms,怀念的人不妨去体验一下。

小时候每当和父亲双打《俄罗斯方块》时,我总是第一个格满出局,而父亲总是能玩出那些在中间跳舞的小人,面对那些舞蹈动作诡异的小人,我第一次认识到,电子游戏也有奖励这一概念。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简单”的游戏对我来说就再没有什么难度,而《魂斗罗》《马里奥兄弟》这一类“高难度”游戏成为了我的主题,《俄罗斯方块》也就渐渐的淡出了我的视线。《俄罗斯方块》作为一个时代的见证已经载入史册,可谓是游戏史上的无冕之王,直到现在各种衍生版本依然在发行,相信还会继续进行下去。

当时记得《双截龙》的情景,没人打的时候屏幕上“嗷”地一声响,就有一青一绿两条龙,煞是好看。但游戏一开始却是一群混混把一个女孩抢走,然后就开始正式开打。心里想的是这一个人跟那么多人打,不可能赢嘛。两年之后的我,已经可以站在机台前,熟地使用各种技巧:跳踢、铁头、上钩拳、肘击,把一个个倒霉的小兵和看上去很强的BOSS回1和0的数据流,然后在一众小“跛歪”(BOY)崇拜的目光中放开操纵杆,走向出口,身后起一片啧啧声。脑海中留下的是游戏中的拳来脚往,和最后击倒BOSS之后的成就感。

“那一年,我们常常被老爸从昏暗的游戏厅里揪出来”
 

叼根烟的混混,烟雾缭绕,黑里窟洞,密不通风,是当年我们玩《街霸》,玩《格斗之王》那个地方的深刻印象。游戏厅里鱼龙混杂,我们常常下了课就和同学直冲进去,那个时候一块钱买四个币对于我们来讲是一件多奢侈的事情,为了过瘾必须把早饭钱省下来,最悲催的是饿了肚子攒了钱,兴高采烈进了游戏厅就直接被混混“抢劫”,甚至“欺负”后来都熟了,日子就好过很多了,不过有时候他们输了就直接拔电源,所以你和混子对打的时候,稳赢的局一定要让着点,不然你赢了也悲剧。记不清多少次被老爸从游戏厅里揪了出来回家爆打一顿,被打完了心里还念念不忘差点就把对方打死了,第二天看对方那乐和的劲必须投币PK他。没钱的时候就偷偷去游戏厅里看人家玩,一看就是一下午,人家打的时候边看画面边看人家的手如何操作,遇到某个菜鸟又多金的,那就赚了。“来来来,我教你”打拳皇时就说“死2个最后一个给我留着,我帮你赢”。上学的时候就去跟同学吹牛我一个币挑人家10几个完全没有压力。如果哪天游戏厅里突然出现一个陌生面孔的格斗高手,像我们这些本厅的抗靶子,那是绝对要上的。没币?不要紧,熟悉的几个技术不好的绝对提供给你,就是为了争口气,不能让生人觉得咱们的游戏厅没高手,也得让对方感到畏惧。那个时候,我们玩游戏不懂什么叫环境,我们只懂什么叫快乐和满足。

目前共loading人参与

这个时代我们常玩的游戏

《街头霸王》当年在游戏厅中的盛况是任何一个游戏所无法比拟的。在1992年前后的中国游戏市场上出现街霸之时,当时的大小街机厅中摆满了《街霸》,而且当时只能选8人游戏。即便是这样,连游戏厅外有时都站满了排队等待的人。它是第一款强调人人对战格斗游戏,而且可以选择的角色在当时也是最多的。因为街霸,在国内大家才体会到了格斗游戏的乐趣,要会一定的反应和经验才能提升你的格斗技巧。直到今天《街头霸王》系列也仍然吸引着很多人,可见真正经典的作品其生命力有多么强劲。

1994年,世界各地格斗家均收到一封标有"KOF"字样的邀请书,但是却没有署名。在疑惑与期待的同时,身经百战的格斗家们以一种全新的对战方式,结合成强大的队伍进行对战,当人们沉浸在兴奋的狂潮之中时,大会已然开幕。《拳皇》是日本SNK公司出品的一款著名的格斗游戏,其96版本开始活跃于大小街机厅,而过后的97版本,火透了全国各地,直至至今仍然热度不退。拳皇系列游戏是追求极限对战快感的梦幻一代,97版本取代了之前热门的《侍魂》《街霸》,造就了之后的街机厅格斗游戏中绝对的霸主地位。

《名将》作为街机厅里一款必不可少的游戏。一款典型的横板过关游戏,其中印象最深的也就算是“刀客”了,还有第二关出现的拿着叉子的“电女”。刚开始玩这游戏的时候还是相当有难度的,所以街机厅老板就给我们调包机,20元翻版,到后来眼睛闭着也能过关了。也就在那个摇杆飞转,唾沫横飞的童真年代,才有这样的激情。每到放学时刻我们就跟学校老师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就跟现在的城管和小贩一样。但让我们也不是每次都能幸运的躲过追查,要是被老师逮住那就是一顿狂抽,这也就是我悲惨的少年时代。

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三国时期都是一个虽然动荡不安,但却让人热血沸腾,虽然连年征战,但却英雄辈出的年代。而年少时期的自己,也曾经梦想如果能够有朝一日成为这么一名英雄该多么美好。一个铜板满足了我的愿望……当时风靡一时的《三国志》中,我和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在刀光剑影之中破关斩将,将挡在面前的曹军杀得片甲不留。路上的包子的分配权,打破箱子后出现的神兵利器,骑在马上在人群中穿梭,这对于我们这些天天做着白日英雄梦的男孩子们来说,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生活。

“那一年,我们常常泡在PS+电视机组合的包机厅”
 

那一年我上了初中,同学带我来到一个胡同里的小房子中,第一次进入这种小黑屋的时候,一种白色的可以放光盘的游戏机把我震撼到了,用他可以玩到街机厅里的KOF这种牛B人气游戏,老板很牛B的来句这是32位机,叫世嘉土星机(SS)。没过多久老板又多了一种灰色的放光盘的游戏机,而且还是SONY的。当时我们叫他SONY机(后来普及以后我们叫PS了)。但4元一个小时,对于我们来讲昂贵的不行啊,这比打街机贵多了,省早餐钱变成了不吃早餐了。那个时代我们不懂什么叫RPG,更不懂什么叫虚幻3引擎,我们把拥有大量文字并需要记录的游戏统统称为“文字游戏”。那是一个日系RPG最鼎盛的时期,拥有无数名作。还清晰记得在包机厅里,有人正在玩一个恐怖游戏,忽然一条很恶心的狗从电视中向你扑来,那人吓的整个人连板凳都后仰倒地了,才知道有一款游戏叫《生化危机》。从98年开始到处都是“咻头”的声音,《实况足球》成了包机厅最火的游戏,从此我又成了一个伪球迷,后悔自己错过了本不该错过的马拉多纳时代。

目前共loading人参与

这个时代我们常玩的游戏

1998年夏天,整个世界狂热的夏天,法国首次获得了世界杯冠军,“咻头”的声音遍布包机厅,《实况足球》成了包机厅最火的游戏,从此我也又成了一个伪球迷,通过玩《实况足球》我认识了足球,认识了球星,后悔自己错过了本不该错过的马拉多纳时代。巴蒂斯图塔的重炮,罗纳尔多的高速和控球性,克罗地亚的整体实力,比FIFA系列更贴近真实的效果感,从此《实况足球》疯狂的瓜分FIFA的市场,也创造了更多的球迷,《实况足球》伴随我走到现在,也许我这辈子都离不开他了。

Whenever sang my songs On the stage, on my own.Whenever said my words,Wishing they would be heard 王菲的一首EYES ON ME 揭开了《最终幻想8》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作为整个最终幻想系列中最另类的作品,《最终幻想8》抛弃了系列的风格而主打爱情牌,故事围绕着男女主人公相遇、相知、相爱而展开,并以这一主线安排了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曲折动人的情节。在游戏中,玩家几乎是在看一部感人致深的电影,一切的一切都让人难以忘怀。那个蓝色的背影永远留在了我们的心中。

在阴森恐怖的洋馆中,我咽了口唾沫,慢慢地走向了走廊的尽头……一个人躺在地上,另一个人趴在他身上,但四溅的血滴让我感觉诡异无比。这时,那人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存在,他放下了手中的东西,那东西掉在地上,赫然是一个被啃掉了一半的人头!然后他转过头,那张惨白的面孔,嘴角流出的血液,空洞无神的眼睛,一瞬间我似乎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生化危机》这个游戏从此之后在我的心目中已经跟怪物、僵尸划上了等号。在被僵尸咬死、被猎杀者砍头等等各种死法的折磨之中终于回归和平的生活。

《纵情跳跃》也许你已经忘记这个名字了,《舞王》也许能勾起你一些回忆,如果还记不起来,那我告诉你。《劲舞团》就是抄袭这个游戏来的,和《劲舞团》一样的玩法。当时我们玩的是炫、是操作、是心情,如今玩的是妹子,玩的是开房,玩的是一夜情,玩的是各种付费道具。我很唾弃《劲舞团》颠覆了我对音乐游戏的认知与看法。也从此我不再接触音乐游戏,其实我本身还是个音乐发烧友来着,HIFI、耳放等装备还是很齐全的。如今只有听的心情再无玩的想法。

“那一年,我们进入局域网时代,学会把十几台电脑联网”
 

在包机房的鼎盛时期几乎同时的时间,国内开始出现了“电脑厅”。在那个电脑并不普及的年代,去电脑厅玩游戏的人更多像我们如今所说的“高玩”。虽然不能上网,但电脑厅的生意却是红红火火的。10几台电脑连上局域网,安装大量单机游戏或者联网游戏供上机的人玩。那个时候的电脑厅跟小时候的游戏厅一样,充斥着各种社会闲散人员和小混混,依然环境恶劣,通风很差,烟雾缭绕,大家在一个拥挤黑暗的房子里大呼小叫,游戏的音乐时常淹没在这些叫嚣声中。也是在那个时候,有的人开始学会了抽烟,迷恋古惑仔,为了心仪的女孩每天把自己打扮的人模狗样。当时我们所玩的游戏在如今看来都是经典,《仙剑奇侠传》让我们知道中国也有很牛B的RPG;《金庸群侠传》超高的自由度依稀有了网络游戏的影子;那时候在电脑房里耳机还是个奢侈的东西,所以最热闹的还是整个电脑房都是砰砰砰的劣质喇叭发出的炮击声,《红色警报》让我们认识到了游戏还可以联机玩;再后来《帝国时代》让我们见识到即时战略游戏还能有很多条件元素。

目前共loading人参与

这个时代我们常玩的游戏

在一辈人还沉醉于红白机的时候,一台跨时代的PC使我踏入了仙剑的世界。从此我见证了仙剑长踞游戏排行榜首的一代传奇。虽然以后又陆续接触了其它精品,但我仍固执的把仙剑作为个人的最爱。10年来仙剑衍生了很多续作,不过许多玩家心中,仙剑本无续。作为一个特殊年代的特殊产物,仙剑的位置已然固定,任何优秀的作品都无法再冠以仙剑之名,更不用提仙2,仙3以及问情篇那本身就拙劣无比的质量。随着后续版本的不断发行,仙剑的金字招牌已开始蒙尘,现在的仙剑再也无法让我们拥有当时的感动....

从剧情上讲,红警95是整个红色警戒系列乃至当今的RTS之王《命令与征服》的开篇。其中苏军结局把游戏导向了《命令与征服》本传,而盟军结局却把游戏导向了《红色警戒2》。其后出现的红警98并不是红警95的后传,而是修正了红警95BUG的版本。这两者同属于红色警戒1代。随后,在2001年和2008年,该公司又相继推出了《红色警戒2》和《红色警戒3》至此,这一列达到最完整!这款游戏最吸引我们的地方就是没有人口限制,可以同时控制成百上千个士兵、坦克或者飞机、航母进行攻击。

《金庸群侠传》是一款由智冠公司河洛工作室1996年推出的角色扮演类游戏。此游戏把金庸先生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14部小说中一些脍炙人口的片段,如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冰火岛,英雄大会等融合在一起,改编而成,具有14个支线任务。这也电脑游戏市场初级的一部非常经典的游戏.还记的满级野球拳么+左右互搏横扫全游戏的事么,还记得在林远镖局用菜鸟林平之练野球拳的枯燥经历吗,还记得刚出游戏就能遇到的大淫贼田伯光的威猛么?看了这些,还不快去下载一个再次重温旧梦?

黑暗时代好像初中的你,只有过了这些坎坷,才能面对未来。封建时代好像初中-大学的你,读完了书才能升到城堡时代,在这途中也许会找到你的人生伴侣。城堡时代好像开始工作的你,你可以修建新家,造城堡,造骑兵,造很多东西,但你永远忘不了那个帮你挺过黑暗时代和封建时代的父母和老家。《帝国时代》好像已经成就一番事业的你,有些人没有到帝王时代就被灭了,人生便过完了。只有到了帝王时代你才知道什么是人生。自己的本事就好像部队,部队越多不仅能守家,更能征服别人。

“那一年,有了互联网,我们学会了通宵”
 

那一年我上高中了,突然有一天经常去的电脑厅可以上网了,那里的人逐渐都不玩游戏了,聊天室、OICQ成了当时最热门的娱乐,那时候我们没有珍惜那些5位、6位的QQ号,忘记号码就重新注册一个,天南海北的乱加网游,网恋成了当时最热门的话题,大家以有多少老婆作为炫耀的战果。然后聊天室变成可以在里面杀人的《江湖》,相比QQ上的人妖比起来,《江湖》的人妖多的数不胜数、防不胜防。然后《石器时代》突然闯入了我们的生活,为了一只成长好的宠物,我能抓一晚上的绿虎。一张30块的点卡维持不了我玩几天《石器时代》卖宠物成为我玩游戏的主要经费,从那时候开始有了游戏中的骗子,骗点卡的,骗宠物的到处都是,我就被骗过一只GM绿虎,当我还沉寂于卖宠物的时候,我朋友告诉我他卖了把裁决,1000块!我从此跟他走上了《传奇》路,他总是骗我一起下猪7,打到的龙纹剑什么的,总是他拿去卖,但一毛钱没给我过我,偶尔发本书给我,最好一次就是给了我一把井中月,结果还被他上我号盗了,从此我认识到盗号木马的危险性。

目前共loading人参与

这个时代我们常玩的游戏

“杀你无非刀加诅,你命由我不由天。”虽然离开《传奇》已经很多年,但是这句琅琅上口的名言依然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在那个上网一个小时3块的年代,在那个肆意挥霍青春的年代,一个名叫《传奇》的游戏横空出世,就如干柴遇到了烈火般迸发出燎原之势。整个网吧都在讨论着谁的等级最高,谁的装备最好;一个黑铁头盔就能引来一大片羡慕的目光;而一枚特殊戒指是能卖出上万的高价。人们在《传奇》里体会到了现实中体会不了的快感。《传奇》确实缔造了中国网游史上的一个传奇。

1999年6月19日,《Half Life》(中文名:《半条命》)《Counter-Strike》(简称CS)在美国底特律面市上架,当时一定没有人能够预料到,这款作品 最终能够风靡全球,压倒诸多名作成为该年度最佳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漫长的时间没有摧毁CS,反而让这款游戏锤炼出一种从未被超越的经典品质,一种自身跨越行业的惊人影响力,一种由游戏文化升华而成的信仰。也许在未来的几年里,CS会慢慢地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曾经的激情和熟悉的枪声势必会成为不可抹去的回忆的一部分,没有人不会怀念那段激情岁月。

《石器时代》是我玩的第一个正规的网络游戏,第一次和4个朋友一起组队那种新鲜感还记忆犹新,还记得为了一只成长好的宠物,我能抓一晚上的绿虎。一张30块的点卡维持不了我玩几天《石器时代》卖宠物成为我玩游戏的主要经费来源,从那时候开始有了游戏中的骗子,骗点卡的,骗宠物的到处都是,我就被骗过一只GM绿虎。到后期开了骑宠之后,那时候更加新鲜,这游戏功能好多啊,以前从来没玩过这么丰富的游戏。当时石器时代的外挂还不是那么影响游戏平衡,最多就是练级快点,现在的外挂啊,哎……

对于《江湖》,很多80后较早接触网络的时候,肯定都玩过。他是当时火过BBS的一个群体聊天室,当然说它是聊天室也不算确切,因为它还带有游戏功能,你可以在这里面开山立派,娶妻生子,比武论剑,种花养鹿,聊天交友,享受着一切与现代社会完全不同的江湖感受,武术神话,神功法术,魔教鬼族,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感觉。这是一段浪漫的回忆,这是一个泡点的年代,这是一个有了管理员权限就很牛的年代。在当年网吧的电脑还是不是很高端的时代人人都在泡点,现在想起来挂机可能就是在哪个时代出现的吧。

“这一年,我们有了自己的电脑,拉了2兆的带宽,而生活……”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家家户户电脑和网络的普及,网吧的生意不如从前了,我们忙碌起来,我们毕业上班,我们结婚生子,我们的电脑配置越发高级了,网络速度越发流畅了,各种各样的网游也越发的多了。可我们似乎觉得少了点什么。我们浸泡在网游的虚拟世界中,把爱恨情仇增添进去却赫然发现,大家没有以前那么单纯,那么真实了。那些过去的种种只是成为了几个哥们茶余饭后的一点笑料,甚至会开玩笑说什么时候再集体通宵一次,但说了的话却再没了当年热血的行动。wlk没有忘了开,可那些昔日的哥们却再不想回来了。我们还想回到那个疯狂的年代,却被心爱的妹子拔了电源。生活指引我们必须先哄好妹子再满足自己,于是,我们越走越远了,把那些美好留在空中随风飘散。但至少,我们曾经也是“宅男”,也是“高玩”,过去留给了我们一份美好的记忆,夜深人静之时已足够我们慢慢回味……

争做转播第一人
专题选题,欢迎您联系我们:联系邮箱:shangyan@uuu9.com 责编:尚尚

倾诉共同来讲述您的游戏回忆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